18036220743

大东岭栗子园往事

2018年12月20日  评论:0  标签:无   浏览量:257

  拐出小区大门,大老远就能闻到糖炒栗子的熟悉气味。三轮车上架一个火旺旺的煤球炉子,一口六刃大锅热气腾腾,一把大铲子上下翻飞。过不了多久,一股香气便从锅里升腾,向四周弥漫开来。

  城里的糖炒栗子,个大,皮薄,肉厚。炒制过的栗子肉越发焦黄焦黄的,几乎要从皮里挣脱出来的样子。但味道跟范家洼子东岭的栗子比起来,还是差那么点意思。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,伴随着席卷全国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全面铺开,范家洼子村的各项副业、林业都展开如火如荼的个人承包。正在这时,父亲离开了他干了多年的合作社。我时常想,假如父亲继续干合作社将会是个什么样子?其实人生没有那么多假如,顺其自然就好。

  闲下来的父亲总得找些事来做。此时本门里的一位大爷牵头承包了大东岭的栗子园。父亲决定入伙,成为十几位承包人之一。

  当年,范家洼子村的栗子园主要分布在村东的大东岭、小东岭,村西丘陵也有零星分布。当年种植的栗子树是老品种,产量不高,但栗子品质高,口感好。

  最初,栗子园的管理参照了生产队的模式。承包人每家出一个整劳力。一起出工,一起记工分,年底按照工分多少“分红”。

  每年冬春交替之际,主要工作是给栗子树修剪。用一根长长的竹竿绑把铲刀,砍去栗子树上“出工不出力”的树枝。修剪下来的树枝平均分配用于越冬烧火做饭取暖。

  待到春暖花开时,栗子树恢复了活力,抽枝长叶,生机勃勃。这时管理工作较为轻松,保证好水分养料充足供应,剩下就是栗子树自己的事啦。大小东岭之间有个连名字都没有的小水库,是栗子树的主要饮用水源地。在喷灌广泛应用之前,是不是人工担水浇树?这个事我不能确定。

  打药除害虫也是栗子树日常管理工作的重要一环。每年都会固定时间打药。最早是人背式喷雾器,不足之处是射程不高,喷雾范围有限,劳动效率低下。特别是对一些树冠高大的栗子树,更是无能为力。后来有了相对高级的喷雾器,两个人一起操作。“新式武器”压力十足,扬程增高,覆盖范围大多了,劳动效率杠杠的。

  春华秋实,栗子树在秋天迎来了收获的季节。收获之前,要做好栗子树下的除草工作。这项任务有点艰巨复杂,因为雨水充足,杂草的生命力极为旺盛,除之颇为不易。如果除草不净多会影响收栗子。在草窠里找栗子不是一件好玩的事。

  栗子到了成熟收获的季节,十几位承包人便会全力以赴投入到栗子园的看护和收获工作之中。白天,所有劳动力都到栗子园上工:一边捡拾成熟落地的栗子,一边沿着分配的看护路线巡逻。成熟的栗子壳会由青变黄,自行从树上脱落下来。栗子外面包裹着一层带刺的壳,所以捡栗子要有两样装备:一把火剪子用来捡带壳的栗子,如果有矿上用的加厚手套就可以直接用手捡。还有一个装备不可或缺——为防止栗子从树上“突然袭击”,你得戴一项足够结实的帽子保护自己。这帽子以建筑用的安全帽子为最好,普通人多用的是斗笠,总比光着脑袋挨砸来得好。

  记得有一年正值收栗子的忙碌时候,父亲因病住进了乡医院。家里的农活尚可拖一拖,栗子园的活可是一天也耽误不起。几经周折,想出了个折中的办法——我和弟弟两个人顶父亲一个劳力。当时我在坊前上初中,弟弟尚在读小学。虽然这个秋收假累了点,但栗子园的分红保住了。两兄弟也算做了一回小大人,为家庭出了一份力。

  当时,大东岭栗子园的岭顶位置建有三间房屋。平时是仓库,放置一些生产工具,兼做员工休息室。收栗子时,便是临时栗子储存点,晚上要安排专人值守。等到栗子销售出去后,大东岭栗子园迎来了最喜悦的时刻——分红。拿着崭新的钞票,每个人的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
  每年栗子园结业,全体人员都会有一次大会餐。通常要杀一只羊。铁锅炖大羊,二十几口子放开肚皮一顿大吃。丰收之时哪能少了酒,推杯换盏之中便有了酒意、醉意。酒足饭饱后,点上一支香烟或者摸出大烟袋,一阵喷云吐雾甚是快活,给个神仙儿也不换。一轮明月挂中天,夜色渐深人终散去了。

这样的集体生产生活大概维持了数年的光景。也算与时俱进吧,经过集体研究决定后,大东岭栗子园也实行了分包到户。将所有的栗子树清点作价,按户数平均后点树到户。最原始也最公平的分树方法当然是抓阄。

  父亲手气不错,抓到一号,分到大东岭最西北角的二十几棵栗子树。一号地理位置优越,出入方便,并得无名水库取水之便利。父亲还在水库边栽了几棵杨树,临近水库的地方又开采出一片小菜园。分包到户后,就看各家各户的管理本领了。水平高低可是蒙不了人的,每年秋上的栗子产量可是和尚头上的虱子——明摆着的事。各人的耙子上柴禾,老少爷们没事就泡在自己那一亩三分地上,侍弄那属于自己的几十棵栗子树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这栗子树就是一家人的“小银行”。修枝、除草、打药、浇水、施肥,收获,每一个环节都倾注了汗水。

  听老妈讲,二哥和二嫂当年谈恋爱的时候,二嫂还不知栗子究竟是怎么回事。通过到范家洼子栗子园实地参观考察,解决了多年来“栗子是树上结的还是地里长的”的困惑。咱家栗子园原来还曾有这般科学普及的作用。

  每年秋收,家家都会在栗子园里搭个草棚作为“临时办事机构“。起早贪黑不用说,最高兴的就是将当天的战利品带回家的时候。然而,在市场经济发展不充分的年代,丰产不一定丰收。问题出在销售上:遇到好行情,贩子上门不挑不拣还抢着收;行情不好时,栗农们得送货上门,还得接受挑三拣四,有时还被拖欠货款。最悲催的是排了一天的队,最后没有卖出去。如果你没有经历过,就不会体味到在雨中扛包、排队的苦涩,更不论淋了一天雨转了几个门,最后因为几分钱的差价再将栗子拉回家的酸楚。

  大东岭栗子园几乎见证了我们兄弟俩的整个青春岁月。在我们的中学、大学时代,栗子园的收入是我们俩学费的重要来源之一。时光如梭,今日的大东岭又是另一番模样。往事并不如烟,曾经的大东岭栗子园一去不复返了,我很怀念它。

 
网友评论:
还没有人评论!
发表评论:
评论内容:
验证码:
点击更换图片
看不清?换一张
热门内容:
    18036220743
    • Q Q: 791978416
    • 微信: daqiao360
    微信公众号
    微信小程序
    本站总访问量 本站总访客数

    Copyright © 2019 板栗网版权所有 ICP证:苏ICP备18054034号-2 站点所属:晨兮广告工作室
    网页内的所有信息均为用户自由发布,交易时请注意识别信息的虚假,交易风险自负!网站内容如有侵犯您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,举报信息、删除信息联系客服